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略钧策

咨询中国,智惠四海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正略咨询前身新华信创立。 2005年,正式更名为正略钧策(Adfaith)。 正略咨询(Adfaith)是提供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流程再造、物流采购、财务投资、集团管控、信息化、管理培训、企业文化、风险管理、高级人才服务、组织再造、业绩提升、研发创新、政府绩效、产业转型、管理外包等管理价值链咨询公司,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最积极用智力支持公益组织承担社会责任的中国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咨询业的“黄埔军校”。

网易考拉推荐

《钧策三人行》9——职业规划,“幸福”的秘诀…  

2009-07-10 15:50:00|  分类: 钧策三人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
 
思则慧,辩则强,2009年5月8日,全新改版的《钧策三人行》又与大家见面了,
 
每期三位嘉宾,针砭时弊,乱弹世事,嬉笑怒骂,不一而足。
 
汇集各领域内最炙手可热的焦点,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领略剑拔弩张,
 
每周五下午,看我们来“辩”上一遍,也希望各位看官在轻松之余,能够获得启迪和感悟。
 
 
本期嘉宾:
 
主席:吴瑛
 
正方:邓明时 VS 反方:焉浩
 
 
今日PK话题:
 
高考方歇,志愿未决,考生填报志愿时是否需要做好职业规划?
 
中国的高考是为了提高国民素质还是选拔人才?
 
没有错误的专业,只有适合不适合,我们做职业规划的关键依据是什么?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改变自己,才最重要!
 
观看本期精彩视频,请点击这里:http://you.video.sina.com.cn/b/22611358-1197527520.html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钧策三人行》,我是本期的主持吴瑛,大家都知道,现在在这个时候,各地都紧锣密鼓的开展了高考志愿的填写工作,还有很多学校的录取工作已经开始了,那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家长和孩子,最担心最关心的就是说将来选择什么样的职业,走什么样的路,吃什么样的饭。所以今天非常有幸我们请到了非常资深的,我们公司的两位人才发展专家这位是明时,这位是焉昊。我们今天就跟他们一起来分享一下,他们各自的一些想法。明时,我知道您在这块非常有经验,也非常有想法。借着这个机会,跟大家聊聊您的一些看法吧!

 

邓明时:好的!首先应该说明一下,我的观点应该是本着对所有的考生和家长负责的一个态度,说一下我个人的意见。包括前几天我家里有亲戚朋友给我打电话,我也是这么跟他们讲的,所以我想我的观点应该是对家长和考生负责的。

 

主持人:那是私密的吗?

 

邓明时:可以公开的。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知道,确实竞争很激烈,俗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实际上这句话它的观点的含义就是我们一旦进入了错误的这样一个职业的行业当中去之后,可能会导致我们日后的转换付出的代价会非常的高。所以为了避免这样一种错误出现,所以我的看法就是在高考填报志愿,甚至更早期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对我们职业倾向,职业的定位,这些内容做一个规划,主要是这个观点。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你在很年轻的时候去做这个规划的话,你怎么知道几年大学毕业过后市场环境会是怎么样的呢?比如说遇到非典,遇到H1N1都是你无可想象的,那定错了怎么办?

 

邓明时:其实我们现在,人和企业,我经常喜欢把它做一个类比,你看我们企业在发展过程当中,从基本上没有企业能敢说,预感到三年四年市场环境是什么样一个变化,但是我想大多数的企业,尤其是做的很好的企业,比如说IBM、联想这些大企业,有潜力的企业,其实他们并不因为,市场不具有确定性,它就不做它的战略定位,不做它的战略规划,同样的人的职业发展其实也是一样的,行业可能在变,今年可能是金融火了,明年可能是金融裁人了,明年可能是别的火了,并不因为市场的需求信息发生变化,行业在发生变化,甚至整个地球在发生变化,而不做我们未来的规划。这是一样的道理。

 

焉  昊:其实我觉得明时说的非常对。他说的很对的一点就是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的确是这样的,不能因为其他的东西在变,我们就保持一成不变,但是有一点我有点儿不同意您的观点,其实在中学,尤其在中国,中国的高考是一种选拔性质的考试,它最主要的目的是用来选拔,而不是用来做其他方面的作用。而它选拔的考核点,也仅仅是围绕在知识层面的,那么我们在这个时候,假如说就给一个学生做好职业方面的规划,有两点我觉得不太现实,第一点就是他对未来的职业道路,他们可能没有设想,也不了解自己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职业,或者说行业上的这么一个选择,第二点就是因为他们现在连大学在学什么东西,都不会很清楚,因为现实中可以发现,我们高考报了志愿之后,其实能够真正读理想专业的,只是占很少的部分,更多的是一些被调剂,或者改变了专业的,也就是说我们对于专业的选择是不明确的,就像很多贫困山区的地方,他们可能只知道我们中学学的数理化,学的语数外然后去参加高考,但是他们对于大学,那些专业是什么意义,他们都不明白,就更不要谈到他们以后的那些职业或者说职场。

 

邓明时:你讲的两点,我觉得可能会误导广大的家长,我谈一下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第一点就是您说高考是一种选拔性的,我觉得可能在几年前或者十几年之前,那个时候我们高校教育资源很缺乏的情况下,我觉得可以认为它是一种贵族化的教育,可能是把优秀的人甄选出来,但是今天到我们高等教育普及的程度越来越高的时候,它更多的承担的是我们提高国民素质这样一个功能,其实提高国民素质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提高我们每一个国民的,用我们经济学的术语叫劳动生产率,那我们想一下,如果培养一个大学生,本来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科学家,但是他却错误的填报了,去做一个地质勘探,结果很不喜欢,成了一个废才,那你想,他虽然上了四年的大学教育,真正的劳动生产率却可能会很低的。所以我想这是第一点,就是它以前可能是选拔,而今天它其实更多的是提高我们国民素质,如果用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当中,它实际上是提高我们劳动生产率这个角度来谈的。第二点您谈到由于他对专业的不太了解这个原因,来认为不应该来做。其实我认为恰恰相反,就是因为如果他不做这个事情,就是不在我们高考之前,思考一下我设置什么专业,我以后想干什么,如果现在不做的话,那可能他就是稀里糊涂上大学去了,进入一个错误的专业,未来进入一个错误行业,成了真正的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种典型的结果。那如果他做这件事情的话,我们在高考之前就想一想,这个专业可能是做什么,我的特质是什么,我的这个人是力量型,我适合于做管理,我是活泼型的可能适合做销售,我是和平型的可能适合于做财务记帐,恰好他在这个时候想清楚了,专业的内容想明白了,以后这个专业出来干什么,也想清楚了,这对于他未来走上正确的与自己相匹配的职业道路会有好处。

 

主持人:人不同的发展阶段,他也是在发展自己的性格,可能在初中的时候是这样,高中的时候,可能性格差异会很大,更别说以后读大学、在职场中,所以他应该说不是一个特别机械的特质,人格特质是可以发展的。所以你说如果在高考之前就把它完全定死了,我觉得好像人生就不是那么丰富多彩了。而且你说的劳动生产率的问题,这好像也是觉得它好像只是和它输入的一个结果,对这个社会的贡献来做参考,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但是我们从另外一个人性本身的角度来讲,他做一个职业,总是希望他自己快乐,那他快乐才会带给周围的家人,亲戚朋友更多的快乐,他营造那么多人快乐,总体的劳动生产率,不就更高了吗?所以我觉得这两点可能焉昊也会有其他的想法是吧?

 

焉  昊:其实就像刚才你说的,的确到了大学,可能现实存在的现象有的人不适合,但是我们活生生把它培养成另外一个人才。有一个概念是您刚才提到是对的,专业没有错误的专业,只有适合不适合之分,究竟我们该怎样去选择适合的专业,这个很重要。而且现在还有一个情况,我们大学学的专业,但是往往一些成功的人,你会发现,他们现在所处的行业,和所做的专业领域,并不是他们大学所学的相应的专业,更多也是到了社会,通过不断适应去改变的。但是像你说的有一点非常好的就是我们如果能在很早的阶段,就明确出它这种未来的发展目标的话,那的确是很不错,但是现实状况就是职场的路不是一条平坦的路,而且它是要受到多方因素去影响的。那我们很难做到在高考期间,甚至更早的时期就能明确,究竟他以后要走的路是什么样的路,从而给他铺垫一条完整的路,我们只能做到一点就是在大方向不错的前提下,比如说现在在中国国情大方向不错的情况下,我们会报时下比较流行主流的专业,同时选择一个比较名牌的大学,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尽量在大学里面,比如说有可能换专业,或者选修其他课程,或者是在大学毕业之后,选择自己喜欢的行业。

 

邓明时:我想吴瑛老师和焉昊讲的有两点,我不太同意。第一点刚才吴瑛老师讲,人的特质和性格,上完四年大学,很有可能人变了一个样,首先我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我想大多数的人可能变化并不是太大,为什么这么讲?我们在哲学里面讲了,或者唯物主义里面讲了,这个社会始终是物质来决定精神,那我们生来是一个什么样的,比如说你血管里流的血是O型的,还是A型的,还是B型的。那么这种血型的不同,和你从小生来的,比如说你的父母DNA是怎么样的,那么这些东西,它是你作为一个人的气质性格,尤其是这种特质,它的物质的基础,那么这些东西,可能在后天,有可能经过多少年,四年的大学也好,还是未来读研究生也好,还是工作也好都不会改变的,你的气质类型,尤其是这种气质,包括风格,这些东西从小就建立了,这些东西可能会决定你未来适合做什么样的专业,适合做什么样的职业,这个我觉得可以在高考之前,就可以把它分析出来,可以设计出来。并且我们现在都有一些比较科学的,心理测评的技术,包括心理学测量学结合的一个数字测评技术。而且现在弄的也是非常好的。我想在这些东西可以知道,可以不变的情况下,进行一个规划。那至于吴老师讲的,有些可能会随着未来的大学教育、职业发展可能会有一些改变,比如说以前他不太爱说话,随着职业发展,他就爱说话了,这些在不断的变化,但是这些可变的东西,我们可以考虑,在变化和不变的情况下,我们都把它规划的更宽阔一些。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你们俩的观点也不见得完全冲突,你们只是角度不同,比如说焉昊他是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去谈,你是从更个体角度去谈。其实我们做职业规划的话,基本上要明白三个问题。第一你得了解未来的,或者你要选择工作的时候,那个经济环境、大环境、大背景是怎么样,第二就是你的行业,到底是发展到什么样的阶段,行业有什么样的工作,一些公司,一些职位。第三点还有对自己的理解,对自己的性格,自己的喜好方面的把握。如果一个人能够在这三个方面,都做的比较理性,做一个科学判断的话,他最后选择的职业应该说是比较理性的,所以你们是从不同的方面来讲,所以这也能看出你们性格的不一样。焉昊可能是属于随遇而安型,你是属于风险控制型。其实两种都是有利有弊的,我们做任何职业,做任何选择,都是根据自己的性格特征来做的,做出来过后你才能更舒服,人就是希望在一个舒服的环境中,来慢慢的往前发展。

 

邓明时:我比较同意吴老师的说法,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我刚才想要回答的第二点,我可能比较强调,我们如果是一条很顺利的职业发展通道,我可能以最小的付出,比如说上学的付出,日常消费的付出,得到最佳的回报。这个目的一方面我们在职业如果规划好的话,可能最小的投入,有最大的职业产出了,同时我们这个产出,我可能刚才强调是一种物质的产出,就是我给社会创造出多少物质财富,劳动生产率这样去衡量。实际上我们还有一个衡量,把吴瑛老师的观点把它演示一下,叫幸福指数。最近的巴西他们到不丹,说不丹这个国家,除了GDP,不像我们国家GDP是一个衡量指标,他们叫国民幸福指数作为一个指标,那我觉得如果我们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做了很好的职业规划,职业转换的成本尽量小,同样我们幸福的指数可能会比较高。同样我觉得不仅仅让这个人,受到四年甚至更多的国民教育之后,他的单位GDP的产出量很高,同时对他个人来说,他的幸福指数也非常高,如果没有很好的职业规划,那很有可能,碰到这个地方,不适合,又换。换来换去,因为他永远寻找不到适合自己职业的话,那么他的幸福指数就不会太高。所以我觉得,恰好要在这个时候要想清楚,恰好既有利于GDP的提高,又有利于幸福指数的提高,所以我觉得应该要做适当的一个规划,然后还强调一点,我们这个社会,东方社会跟美国社会不一样,美国社会比如说现在叫加州的州长还是哪个州的州长,以前是电影导演还是演员,现在他可以当州长,但是我想在中国,以前电影演员现在去当省长,当部长,可能性不太大。因为在我们这个社会里面,你以前是当演员的,以后去当州长,这种职业转换可能性很小。甚至我们现在了解很多情况,比如说大学一毕业,你就去做研究,你以后发展成为做销售,或者做其他职业的可能性,我们很少见过。

 

主持人:这就是大背景,我们的国情决定的。

 

邓明时:对!如果像美国那样的话,这种职业规划可以,也是他们社会允许的。我们这个社会没有这样一个机会,也就是说我们职业在转换过程当中这种成本可能会比较高。这个可能性很小。所以这样的职业决定了我们更应该提前把正确的方向,把它定出来,有可能中间有些偏差,但只要我们把这个方向把握住了,可能也没关系。

 

主持人:我明白了,其实在你这看来,我们定了一个方向,一个结果,其实你不一定是讲一个具体的职位,具体的一个公司,而是讲最终的一个状态。这个状态我们决定,我们从不同的道路,我们去走到这个结果。

 

邓明时:就是真正非常具体的,你今年是做什么,明年是做什么,这样非常详细的职位的规划,我们也不可能做出来,但是我们可能会根据,就像一个企业,一个公司,比如说著名的计算机公司戴尔,创业的时候他就想做计算机这个行业,并且做计算机销售这样一个产业,我们就把大方向做出来,那有可能戴尔最早规划,只是说用它的这种扁平化的销售模式,就是直销,其实今天戴尔大的目标并没有变,但是它的销售模式,在中国市场上发生很大的变化,但是这并不影响它,当年在大学里面,定的那个战略方向,意向并没有变。所以我的意思是说,这个方向我们可以确定下来,至于说我们通过什么样的目的达到,我们没有办法非常细的把它做出来。

 

主持人:所以你这个就是焉昊的一个观点,就是随遇而安。

 

焉  昊:而且需要注意的一点,古人有的话讲的非常棒,我们古人有两句话,第一个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有一句话叫天时地利人和。其实我们在做好了方向之后,究竟能不能成功,并不是我们完全能够控制的,所以等于一部分因素我们有大的方向,另外一部分因素,还要靠自己心理上的调节,也就是说,有可能现有很多情况,现在很多小孩你问他们,长大想做什么?我想做科学家,其实他们并不是未必,有的是未必,可能不想,但有的可能他一直都那么想,但没有成功,也是有其他因素的。所以其实像你刚才提到的幸福指数非常好。但是有一点,如果有一点就是,如果说当一个人的目标没有达成的时候,他的幸福指数会降低,所以说对于一种远期的目标,我们不需要太具体。

 

主持人:你刚才讲的就是说,没有达到这个目标的话,它幸福指数会降低。其实这里面还有职业规划里面更深的一层职业规划,就是要改变自己。不光是知道外界是怎么样,知道自己现在怎么样,你要在职场上成功,要获得你想要的那种意向,你就不断的要改变自己,一直到最后,你坐在你原来预想的职业场景中的时候,你感叹一下,其实这一路走来,你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你了,非昨日之我,但是明日之我是更加来吸引我们的。所以今天我觉得一开始可能是咱们的观点都不太一样,但是最后就这样梳理一下,就觉得其实都是不冲突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个人,每个历史时代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也不用太焦虑,这个时刻一定要做出一个终结性的判断,我们可以了解,了解一些客观的存在,你了解自己,然后在职场中一路走下去的时候,不断的改变自己,不断的去接受一些现存的事物,当时的一个状态,这样的话我们的职场之路才能走的更好,我们才能最后更有效的达到我们以前预期的职场形象。然后最后提高我们和自己亲人朋友周围所有团队这样一个幸福指数,我觉得这样一个职业规划,才是一个最好的职业规划。所以今天的谈话,我觉得收获很大,也谢谢观众,因为有观众的存在,所以今天我们三个人能够聚在一块来聊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