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略钧策

咨询中国,智惠四海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正略咨询前身新华信创立。 2005年,正式更名为正略钧策(Adfaith)。 正略咨询(Adfaith)是提供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流程再造、物流采购、财务投资、集团管控、信息化、管理培训、企业文化、风险管理、高级人才服务、组织再造、业绩提升、研发创新、政府绩效、产业转型、管理外包等管理价值链咨询公司,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最积极用智力支持公益组织承担社会责任的中国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咨询业的“黄埔军校”。

网易考拉推荐

《钧策视野》之《两会下午茶》第一杯——保八…  

2009-03-04 10:10:00|  分类: 钧策视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乘着两会的东风,赵民播客开辟《两会下午茶》时间,每天一杯,国计为茶,民生为水,
 
于清茶间品社会百味,在笑谈中赏人生千态,每日下午四点,与您不见不散。

 

 

本期主题:《钧策视野》之《两会下午茶》第一杯——保八

 

本期嘉宾:赵民、杨力

 

观看本期精彩视频,请点击这里:http://you.video.sina.com.cn/b/19087426-1197527520.html

 

赵  民:杨力,我们又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杨  力:是的。

 

赵  民:两会开始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来了,有很多提案,你对他们的提案有什么观察和谏言呢?

 

杨  力:我想其实在现代这个当口下,可能大家无论是人大代表、政协代表,还是我们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领导人还有普通的老百姓,大概都会比较关心的,就是未来几年当中,中国的经济前景。在这个经济前景当中,主要还是围绕着一个问题,当然了,第一肯定就是保增长,保八,这个现在变成一个具有标志意义的东西。不过我个人倒认为,作为8%,它本身可能在这里面不是像我们大家通常所说的那么的重要,也许这个论题,我们辩证的看,把它变成中国经济何时能够触底,并且重新进入上升的阶段,也许这样转变这个命题的话,会更有意义。至于保八,它的意义在于,一个就是它在于这个底,刚才我们说触底,并重新拾升式,首先触底,以年作为一个区间的话,咱们现在等于我们国家把它作为首发,这是一个触底的概念,但是它真正我们的经济何时能够重新依靠它内生的力量,重新进入增长,这个可能要比保八本身来讲,对普通老百姓意义会更大一些,包括对于我们企业的管理者。

 

赵  民:你的意思就是不看保八,看触底,不看保八,看增长,增长还有一个结构调整的问题。

 

杨  力:对!因为这一轮的经济调整,对中国来讲确实是周期性和结构性因素兼备的这样一个经济调整周期,实际上对美国来讲也是如此。你像对中国来讲,这次经济周期的特点,也是几重经济周期的叠加。比如说像美国,像美国这一轮的调整,它也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都有,它有它自己结构性问题,但是就周期性来讲,它叫多重周期的叠加。你像美国普通的景气周期,实际上是制造业的存货和产能周期,这就是咱们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里学到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概念,景气循环,这是制造业的产能和存货的周期。像美国它的第二层的周期特征,就是它的房地产,它的房地产周期,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美国的房地产周期大概是18到20年。咱们刚才说到的制造业的景气循环,是六、七年,七、八年。

 

赵  民:中国是平均八年,六到八年。

 

杨  力:美国除了咱们刚才说到的,制造业景气循环,房地产业周期,它还要加上资产价格的一个循环周期,资产价格就是从你各种各样的资产。

 

赵  民:固定资产。

 

杨  力:股票、房产到大宗不可再生商品,到大宗可再生产品,再到CPI。也就是咱们一般原来经典的经济学理论,一般来说就是年货币发行过量,就会引发通货膨胀,就是CPI的上升。但是我们现在当代的实际运行当中,你会发现一个规律。就是由货币发行过量,到CPI的上涨,这个周期是很长的。实际上货币发行过量,第一个缓冲期是什么?是股票和房地产。然后股票和房地产上涨到一定的高度的时候,大家的信心会出现问题,这个时候这些资金就会轮炒,到不可再生的大宗商品,像那些石油、铁矿石作为一个标志,包括黄金,包括有色,铝、铜、铅、锌等等。再下来是可再生的大宗商品,那就是玉米、豆油、猪肉,包括我们的生猪。一到可再生大宗商品,应该说离CPI的上涨就很近了。到最后传达到CPI的时候。CPI一上涨,那么这个时候实际恰恰是所有的资产泡沫达到顶峰的时候,我们在07年的时候,可能都还记得。你可以跑不过刘翔,但是不能跑不过CPI。但是实际上看到了价格上涨确定的趋势之后,大家都会想怎么样把自己的钱变成各种各样的资产,但是很不幸,这个时候恰恰是资产泡沫到达顶峰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那个时候你买股票是什么样,你买房子是什么样,你买的石油是什么样的,你买了粮食是什么样的。但是实际上是这样一个规律。刚刚说到美国整个资产价格的循环周期,还有它的流动性导致它信贷的一个大的周期,这些周期都远远长于普通的一个经济周期,这是刚才说到美国周期的一个特点,咱们再来看看中国,中国实际上这一轮的周期,它也是一个多重周期,我们也有普通的景气循环,你刚才说的大概七、八年一次,就是产能和存货,它由我们说的经济活动当中的正反馈效应,导致了制造业的各个环节,由于价格上涨的因素在里头,每个环节都增加存货。然后由供给,因为制造业它的产能和提升跟需求不一样,需求的提升是线性的,但是产能的提升不是线性的。它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你发现了一个油田,或者你开了一个矿山,要么你弄了一个十万辆产能的工厂,它是不成线性的。这个时候,而且这种产能投入有周期。所以说在需求成线性成长,而阶段性增长的产能周期跟不上的时候,那个时候各个环节都会增加供货。比如说供货紧缺的这样一个现象。

 

赵  民:就是水洒在路上的小塘坑里面。

 

杨  力:这个水一流,你会发现很多停在了各自的坑里面了。但是真正的到这些产能全都释放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会远远的超出了那个形式。这个时候整个价格泡沫价格战,包括消费过剩的产能都会出现,这是咱中国经济调整的第一个特征。咱们第二个特征,同样我们也是房地产的周期,房地产周期,我们这一轮房地产周期,实际上作为中国来讲,跟美国不一样。我们整个房地产业,在以前它并不是一个市场经济条件下这样一个产业。

 

赵  民:半市场化。

 

杨  力:而且这种半市场化,也是由一个制度因素影响的。我们还要往前看,看到97、98年的时候,那一轮也是亚洲金融危机,引起我们的经济调整,那个时候我们如何走出的危机呢?当然也是靠一方面铁公鸡,砸钱,往道路、铁路、市政,政府投资你去砸钱。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制度上它把福利分房给取消了,把教育改革、医疗改革,还包括我们原来的像社保等等,这一连串的改革,实际上是一种强制的消费。然后把整个的需求给制造出来。同样的这样一个策略,到今天是不是还可以用,这个还可以探讨。咱们刚才说,实际上不妨我们从97、98年那个低谷开始算起,到现在也是十几年的时间,你也可以看到,房地产的周期性长于普通制造业景气循环,我猜想,将来有可能它跟美国那个循环周期会趋向于一致,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在一个市场条件下,房地产它在市场环境的条件下,完整的一个循环,现在还没看到,具体是何时见底,现在我们只能说不好说。但是至少你可以看到,我们遇到的是房地产的一个长周期和制造业景气的一个叠加。还有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我们这一轮调整的第三个因素,它是外部输入性的。

 

赵  民:外部输入性是进出口,把外部的周期输进到中国,这样又叠加了。

 

杨  力:对!就是这个东西,跟我们内部的周期也是一种叠加。因为进出口这一块,对中国经济整个的作用,我们其实,你要是真正从对GDP真正的影响来看,面上看好像不是那么大。这个是为什么呢?就是咱们老爱说,我们的出口占到整个社会产出的百分之四十几,这是不错的。但是真正影响到GDP的是净出口,三架马车实际上不是出口、投资和消费,而是净出口。你的出口要减掉进口。但是我们出口减进口之后,这个净值应该说在07年的时候,也是不小。这块大概能占到百分之八、九,尤其是你还要,就是说我们整个的出口部门,恰恰是解决就业的政府部门。

 

赵  民:劳动岗位最多的。人类社会的发展我看也真是一种理论,一个高科技。产业升级,然后劳动力大大下降。人都解放了,解放到一定程度太多了就失业了。

 

杨  力:对!美国它走的就是这样一条道路。无非它到最后,它发现它整个制造业环节,人如此之少,它整个社会都去做服务业,一方面做服务业,另一方面它会利用整个的资产价格的泡沫,创造需求。实际上在美国这一点特别明显。就是次级债危机这个事儿,我记得以前我们还探讨过。实际上就是房地产包括股票价格的上升,使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造成一个虚幻的财富效应,它认为它很有钱,而实际上这种虚幻的财富效应,在你所有的成员,把它一起去兑现的时候,它就会消失。这也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悖论。

 

赵  民:不兑现不消失。

 

杨  力:对!你不兑现它不消失。而且对于每个个体来讲它就是真实的,这个财富是真实的。你敲键盘,敲个回车,你把这个股票卖了,它就是实实在在的钱,一个房子一卖就是实实在在的钱。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讲,大家全都卖的话,它就没有了。

 

赵  民:这是体制性的一种……

 

杨  力:这是一种系统性的问题。中国还有一个,这轮经济周期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你的整个经济周期到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实际上也是有周期的,它是一个反周期运行的这样一个宏观经济政策。也就是说,经济紧缩的时候,它是扩张性的,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都是扩张性的。经济下滑的时候,它反过来就是扩张性的。但是在去年的下半年,这个也应该说是属于,可能是我们对客观的规律认识的一个局限,就是在经济下滑的时候,我们的政府实际上是加剧了下滑。我们对刚才的这些,整个原因进行了分析之后,你就会发现中国它的经济真正的见底回升的话,其实在这里面,我们说一个要解决制造业产能和存货的问题,一个要解决房地产的触底回升问题,一个是要解决外部的需求问题。当然现在你可以看到,外部的需求基本今年是没问题。以前来说,我们在很多的学者在去年下半年去做预期的时候,他建立的假设是说美国的经济在今年的下半年进入复苏,现在至少看起来这个是完全不成立的。

 

赵  民:我看到的资料说,说现在的美国债券市场还没有爆发。

 

杨  力:对!它的CTS,这一块的信用违约到期,这块的风险没有完全的被爆出来。另外,原来的在住房的按揭市场,因为房屋价格的下跌,它的这一块坏账表现出来,但是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经济周期它由金融危机最后变成了实体消费这种萧条的时候,你在普通的商业领域的贷款,包括主权贷款全都成立。你像欧洲的银行,欧洲银行很有意思的,它在这一轮的金融危机当中,受到的打击比美国银行还要大。这是为什么呢?一方面美国它是属于叫做直接融资方式,直接融资方式相当于把它的有毒资产卖给全世界,虽然它自己也身受其害,但是它害了更多的人。一方面它害了更多的人,把欧洲的银行都牵扯进去,尤其是像,比如说像冰岛这些国家的银行,它是为了什么?它为了取得高于正常资产回报的那点儿利率,实际上它大量购买了就是这种,看起来风险很高,但是收益也肯定高。它做了这种匹配。咱们在这一轮的危机爆发之后,你可以看到,等于资产价格大幅度缩水之后,你作为一个高杠杆运行的产业,把它资本金退光了,要纳税人搭进钱来。另一方面,欧洲的很多银行它的贷款,实际上都贷给新兴的市场经济国家,就是东欧的这些国家。东欧的这些国家,它在这一轮的发展当中,当然一方面有产业转型的因素,但是很重要的,他们通过欧盟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大量的侨汇。另外他们国家也有资产泡沫,像立陶宛、拉多维亚、匈牙利这些国家都是,它的房产都是涨价的。居民叫做得到了财产性收入,他们得到了财产性收入。但是这个时候,这些所谓的财产性收入都没有了。但是你要知道,它的经济一旦下滑之后,这些国家它从欧洲银行借的这些钱,都是以欧元或者硬通货计价。而他们的本币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幅度的贬值。这些国家它也面临着主权性的破产。同样,你持有它大量债权的欧洲银行受打击。

 

赵  民:换句话说,毒性毒到你身上的武功全废。

 

杨  力:对!而且它会由,比如说由肾功能的衰竭,最后导致你心力的衰竭,它有这样一个传导的过程。这一点来说,说金融危机会有进一步的深化,这个观点我认为还是成立的。

 

赵  民:换句话说,大家不要掉以轻心,说金融危机到现在就已经够凝重了,不会更坏。我们当然抱着良好的愿望,希望今年下半年,经济触底以后回升,但是如果没有触底,到明年继续往下走这个也是可能的。我们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杨  力:对!咱们再说到中国的问题,咱们刚才说8%,8%它是作为触底的底线,就是中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说法。当然政府方面的专家包括我们的领导人都有解释,为什么不能低于8%。这里面我们也可以发现,它包含有我们所谓的很多的愿望在里面,什么愿望呢?就像是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条件下,尤其是我们还处于工业化的中期这样一个阶段,如果要是能够达到吸收每年新增的这些就业,我们原来还处于人口红利期,一方面新增的人口它包含了从农业部门向非农部门的转移,就等于是城市化。另外还包含我们人口红利的概念,也就是众多的大学毕业生,它投入到就业市场,这两块加起来,一年净增应该在一千一二百万,就是一千一到一千三百万。如果要是解决这些人的就业,也就是说,不使这些人流落街头,他们成为一个社会后备力量的话,我们的GDP是需要8%的增长。这个由来是这样的。

 

赵  民:换句话说,社会稳定的政治压力推导出来的经济增长计划。

 

杨  力:对!

 

赵  民:但这并不是我们真正面临所处的经济本身的发展结构。

 

杨  力:对!

 

赵  民:更不是全世界经济宏观的分析。

 

杨  力:对!

 

赵  民:今年的“两会”会有更艰巨的任务。

 

杨  力:但是纯粹的数字上来讲,我倒觉得,它是不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这个也许还真的不是太重要。我们中国经济还是自己结构性的问题,这个是它的核心。真正的8%,这里面我们很多的专家,说4万亿、6万亿、10万亿、18万亿,您在政府部门也工作过也知道这中间是怎么来的。我们就不谈了。

 

赵  民:今天就先谈到这里,我看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分析,也值得我们很好的思考。我们另外再找时间谈其他的话题。

 

杨  力:好!

 

赵  民:谢谢你!(访问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