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略钧策

咨询中国,智惠四海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正略咨询前身新华信创立。 2005年,正式更名为正略钧策(Adfaith)。 正略咨询(Adfaith)是提供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流程再造、物流采购、财务投资、集团管控、信息化、管理培训、企业文化、风险管理、高级人才服务、组织再造、业绩提升、研发创新、政府绩效、产业转型、管理外包等管理价值链咨询公司,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最积极用智力支持公益组织承担社会责任的中国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咨询业的“黄埔军校”。

网易考拉推荐

钧策评论系列之十:陈立华谈东亚四…  

2008-02-29 10:02:00|  分类: 钧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钧策评论系列之十:陈立华谈东亚四国足球赛

——赵民陈立华对话录

 

编者按:2008年2月18日开始,我的播客和博客增加《钧策评论》栏目。内容主要为请正略钧策的合伙人对热点事件、新闻进行观察、思考和评论。欢迎大家收看及发表意见。(内容仅为个人观点,不代表正略钧策公司立场)。

 

观看本次访谈的视频,请点击http://you.video.sina.com.cn/zhaomin 

 

 

赵  民:我们今天继续请到我们的才子陈立华来跟我们聊聊最有趣的事情。什么事情让你感到特别有意思,或者有思考的,给我们讲讲。

 

陈立华:其实我今天谈谈我觉得最没意思的事情,就是这个周末,我看了一下,中国队在东亚四强赛上和韩国队比赛。

 

赵  民:就是最近的一次比赛。

 

陈立华:中韩对战,结果不出我所料,我们输了。

 

赵  民:被预计到了。

 

陈立华:对!被预计到了。我看现在一些公开的评论,也是骂声如潮。我也算是资深球迷了。因为从90年代初就开始看球,算是时间比较长了。

 

赵  民:十几年的历史。

 

陈立华:看起来还没见过中国队赢过韩国队。其实按照输球的概率,都不太正常,按道理比赛这么多次,总有一次侥幸会赢,结果我们连侥幸都没看到。所以可能从整个中国队,到中国队的主帅,包括整个中国足协,又要一次被淹没在臭狗屎的骂堆里面去了,中国的舆论也是这样的,今天你踢的好就是超白金,踢不好就是臭狗屎,非常现实的舆论。我今天谈谈对于中国队为什么老是逢韩不胜这样一个现实。

 

赵  民:就是恐韩症。

 

陈立华:恐韩症。当然恐韩是不是存在,我想还可以再商榷。但是逢韩不胜确实是一个事实。那么,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可能也骂主帅叫弗拉多老外不行。还有说足协主席谢亚龙能力不行,还有说谁谁不行不行。因为我们是做咨询的,我们更喜欢从一个很系统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就是如何从失败里面,找到一些对我们其他组织有帮助的经验,因为足球是一个产业,也是一个组织在运行的。我觉得这个问题,实际上中国足球的失败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像很多企业、很多组织,同样存在这个问题,就是人力资源的失败。首先从招聘这个层面就不过关。为什么呢?

 

赵  民:招聘就不过关?

 

陈立华:你看中国队和韩国队的球员,他们到底是怎么来的。

 

赵  民:从娘肚子里生出来的。

 

陈立华:(笑)这是一样的。但是你可以发现,中国球员他走的主要是一种体校制度、集中训练制度,进入一些俱乐部的二线队成长起来的。而他们主要的文化水平都是集中在小学、中学,大概这样一种文化。

 

赵  民:不会吧!九年义务制教育肯定是受过的。

 

陈立华:很多是体校里面,不一定受过非常正规的教育。

 

赵  民:就是那种加加减减以后的,体育上加点,文化理论课减个点,但是怎么也是个高中毕业。

 

陈立华:从韩国的队员当中,很多都是从他们的大学联赛来的,就是很多都是大学文化的。我们不能说这种教育一定和其他的普通教育有什么一样的地方,一定是完全一样的,但是从基础上来讲,应该说它明显比中国的球员要高一个层次。

 

赵  民:就是怎么也是一个大专。

 

陈立华:对!

 

赵  民:或者是大本。

 

陈立华:你看我们中国队,有一个老教练叫金志扬。他现在在北理工大学生足球队,他就说了,从领悟上来讲,悟性上来讲,要比他以前带的那些职业球员要强很多。虽然他们是一个纯业余球队,北理工还是在甲B里面站稳脚跟。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你可以从人的团队文化上讲,我想中国足球里面竟然还冒出一些带头大哥类似于这种的,什么球霸这种词。换句话说中国的足球队它是一种江湖文化,它是一群绿林好汉,韩国的足球它是一支军队,是一支正规军,你想一群绿林好汉遇到正规军,那获胜的机率就非常小了。所以从文化、从组织的有效性上来讲,我觉得我们比他们低一筹的。

 

赵  民:换句话说,一个一个拿出来看,你是高中生、初中生,我是大专生、大本科,所以单打独斗你也打不过我,把你干掉。然后一拨一拨看,你这个是一拨江湖游戏规则,我这一拨是军队的游戏规则,所以正规军所谓游走式的这帮人,也打企业非常容易。总之,单个和集体看起来,你都占下风。

 

陈立华:更可悲的是我想如果我们单纯是那种绿林风格,江湖文化也就罢了。因为你看我们足球在过去十年里面,也出现了很多绿林好汉,比如郝海东、范志毅这样的球星。但是可悲的是,因为我们足球,又是想要往所谓正规渠道上去引,这样就造成了一些球员个性的一个个被抹杀,就没有了绿林好汉。但另外一方面,又没有成为一股正规军,所以我现在就看像一群伪军,是一群衣冠不整的游兵残勇,所以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出现战胜的可能性。这个是从第一个层面,是从人力资源来讲的。第二个层面我想可能现在很多人也在骂中国足协,因为中国足协从王俊生到阎世铎,到现在的谢亚龙,三代人都被骂的狗血喷头。首当其冲是充当中国足球的罪责了。这里面我倒是想替他们辩护一句,我觉得他们是在整个中国大体育背景下,虽然中国现在在奥运会上能够拿很多金牌,但是不能改变中国目前体育,整体上来讲,还是全民上来讲,水平还是处于比较低层的这样局面。

 

赵  民:尤其是足球。

 

陈立华:足球只不过是我们这种低落局面的表现而已。因为我们在其他方面,比如说乒乓球也有很好的历史,比方说跳水我们可以拼命的集训,可以训的很好。或者像中国女网,就是单面突破,也能够有突破。因为足球本身是集体运动……

 

赵  民:所有的体育项目,如果有男子和女子的话,先突破的一定是女子,男子肯定没戏,从乒乓球开始,到体操,到女子足球,再到游泳,也是女子游泳,包括女排,都是这样的,基本是如此。

 

陈立华:所以我觉得不能让一个部门来承担整个公司的责任。那么,同样不能让足协来承担整个中国体育这样一个责任。但是中国足协也要作出反思。如果说中国足协是中国最具有创新精神的体育组织也不为过,为什么呢?这么多年它老也在变,今天换一个主帅,明天换一个主帅,今天请杨帅,明天请谷帅,也在不停的更换组织名称,比如说你看又起了一个,请了一个人当主教练,同时又请了另外一个人去当总教练,总教练还可以制约主教练。

 

赵  民:这个总教练是老外还是中国人?

 

陈立华:也是老外。

 

赵  民:主教练是老外。

 

陈立华:对!

 

赵  民:总教练也是老外。

 

陈立华:但是还会请一个中方教练组辅佐主教练。

 

赵  民:大家伙的还是当领导的?

 

陈立华:但是它实际上本身会履行向中国足协做汇报的职能。

 

赵  民:换句话说有三个头还是有两个头?

 

陈立华:头实际上只有一个,但是它的汇报线和权力线是有很多条的。你想这样一个治理结构,如何让一个洋帅能够长期呆下去,如何让一个队员去接受他的信息。

 

赵  民:换句话说,里面有CEO,有总裁,也有总经理。听起来都作主。说起来有一个老大,但是实际上互相之间是平级的。还要多花两份请洋人的钱。原来请一个,现在请俩。

 

陈立华:现在总教练是从国奥队兼的,但是实际上就是因为国足的成绩不好,总教练开始亲自赴训练场,开始指挥训练了,但是那个主教练很尴尬。所以这样一种体系里面,其实是比较滑稽的。

 

赵  民:是不是可以讲足协有点儿像大股东,总教练有点儿像董事长,主教练有点儿像CEO,下面的中国教练组有点儿像总经理。董事长亲自下一线了。CEO就旁边站。

 

陈立华:所以这个问题,从第二个层面上来讲,从组织上来讲,中国足协我首先认为不能承担重大的责任,但同时看到它朝三暮四,不懂最基本的管理的能力确实有限。我们只能对他抱以同情,但是不能把所有的大山都放到他身上。

 

赵  民:我是这么看这个问题的,我从外面猜,我觉得这是某种不同观点的妥协。左边赢不了,右边赢不了,那怎么办呢?咱们保险一点吧!就是中间路线,两头都有,结果四不像。

 

陈立华:你看现在中国女足也遇到这个问题了。说中国女足的主帅伊丽莎白,也是外教。因为几天迟到,就被中方的领队批评了,也可能把她换掉了。这段时间中国足球像闹剧一样。这个第二个意思,这是从人力资源到组织这一层面。最后一个,咱们中国足球大分的层面,我们也知道,一个公司,一个组织,它的发展有一个主业,有一个副业,就是说它的对外业务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们就不需要投那么大资源去做一个事情,但是很奇怪的是中国足球这么多年一直被认为很差的产业、很差的东西,但是我们还是不顾虑的,孤立的去投入。其实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情。

 

赵  民:换句话说,一个投资回报特别低的一个副业,但是吸引了大股东大量的投资,然后还没效果。来的这些人工资都很高,还有很多故事发生。经常换俱乐部,从产业上讲,场子弄得很大,最后全亏损,血本无归。

 

陈立华:其实你看中国足球是随便玩儿,最开始是整个国家体系在玩儿,而底下的俱乐部,实际上都是依附于以前整个大的国有企业在运作的,而国有企业他们完全不是按照市场化去运作的,都是自己附属一帮人,去安排一些养老的人,过去运作非常复杂的足球产业。现在虽然很多国有企业退出了,但是实际上因为他们留下来的烂摊子,民营企业一时很难从这个起点好着去运行,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很长的阵痛期。就是这样,中国足球还是要搞的,不搞的话,很多人就没有希望了。

 

赵  民:因为有了中国足球队,很多老板就少挨骂了,都骂他去了。所以老板也不用骂了。

 

陈立华:所以这一点还要很多人有一个精神寄托。反过来讲,其实中国足球我觉得需要向咨询公司求助,至少他们要懂一点,最基本的管理知识和理念,其实不复杂。

 

赵  民:我不这么看这个问题。我看他们根本不用请咨询公司都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些道理关起门来谁都明白,出来就都不明白了,都和自己没关系了,这其实是一个责任问题。

 

陈立华:当然,背后还有更高层的如利益分割、利益群体这样的问题就不是管理能解决的了,而是一个产权制度的问题,就要国家去制度改革了。

 

赵  民:这个很奇怪。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体育改革有了那么大的成就,奥运会金牌都拿到前三甲了。而什么人一到足球面前就全玩完。我的苏州老乡袁伟民,原来是女排五连冠的一把高手,又到了体育局的一把手。最后到足球也不行。成了体育界的滑铁卢、百慕大,一世英名就毁在那里了。

 

陈立华:其实我想中国的体育项目力量不强,我们生活也少了很多乐趣。就像意大利甲级联赛,国际米兰17年没有夺冠,它反而成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很多人很热爱他。中国足球三十年逢韩不胜,也使大家更惦记他。所以反过来讲,中国足球队可能也为我们球迷作了贡献,因为它让我们更深刻的理解了中国足球,也更深刻地反思中国体育内在的问题。

 

赵  民:反思我们的制度改革,反思我们的管理改革,反思我们的人力资源政策。所以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

 

陈立华:其他企业可以从中获得一个很好的经验教训。

 

赵  民:我相信你一定是一个正面教材。(笑)好,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儿,谢谢。

 

陈立华:谢谢!

 

嘉宾简介:

陈立华,正略钧策咨询总监,清华大学MBA,著有《把激励搞对》、《咨询的真相(第二版)》、《咨询就是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