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略钧策

咨询中国,智惠四海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正略咨询前身新华信创立。 2005年,正式更名为正略钧策(Adfaith)。 正略咨询(Adfaith)是提供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流程再造、物流采购、财务投资、集团管控、信息化、管理培训、企业文化、风险管理、高级人才服务、组织再造、业绩提升、研发创新、政府绩效、产业转型、管理外包等管理价值链咨询公司,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最积极用智力支持公益组织承担社会责任的中国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咨询业的“黄埔军校”。

网易考拉推荐

正略一品系列之二十 毛振华:企业家就是将…  

2008-01-11 10:06:00|  分类: 正略一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略一品系列之二十  毛振华:企业家就是将军

——毛振华赵民对话录

 

编者按:“正略一品”系列视频访谈,是由正略钧策创始人赵民在2007年8月发起的,与著名企业家、学者等各界名人的对话专栏,以播客和博客的形式,每周推出一期。“正略一品”以“管理人生”为主题,探究成功人士如何成功管理创业、如何成功管理公司、如何成功管理事业、如何成功管理自己的人生,其中不乏凝结人生智慧的经典语录,以及各界名人对热点事件的精彩点评。“管理人生,成功人生!”,“正略一品”希望能够带给那些正在奋进中的年轻人一些启迪。

 

下期主题:取和舍,一定要想清楚——王波明赵民对话录

 

 

观看本次访谈的视频,请点击http://you.video.sina.com.cn/zhaomin 

 

 

赵民:毛总,2008年元旦过了,新年新气象。我这个栏目适合于像您这样的功成名就的企业家来谈谈“创业、管理、人生、成功”,就这八个字。我们先聊聊,你最近在干什么,有哪些感想,然后再谈谈别的。

 

毛振华:我最近改行当老师了。

 

赵民:原来中诚信那个公司已经退出了日常管理,只是个董事长,只是个股东?

 

毛振华:董事长都不做了,只做个股东。他们给了我一个头衔叫首席经济学家,给我发一份工资。实际上我去人民大学去做经济学的研究。

 

赵民:就是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所的所长。

 

毛振华:对!

 

赵民:博士生导师。

 

毛振华:对!

 

赵民:你现在带几个学生?

 

毛振华:现在是四个学生,两个硕士,两个博士。

 

赵民:已经带了两个博士了。

 

毛振华:对于我来说,也是我的理想,原来我就想做老师,先当干部,后来又下海创业,做了十五年,也有一些体会,十五年下来还能干一个企业,还算可以,但不算是很成功。所以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最优秀的企业家。

 

赵民:我知道你是64年出生的,现在是44岁,44岁就退下来,然后就到中国第一流的人民大学里面,做非常正牌的经济学研究所所长,这样的组合,你大概是中国独一份。

 

毛振华:人民大学的经济学,好像排在第一名,所以我也去凑凑热闹。但是从我来讲,其实我们这一代人里面都有这个情结,可能你也有。

 

赵民:多少有一点。

 

毛振华:也有这个情结,10月8号我们是15周年。

 

赵民:就是2007年的10月8号?

 

毛振华:对!

 

赵民:是创业15周年。

 

毛振华:15周年的时候我们搞了一个庆典,我算自己给自己作了一个秀,在会上我宣布我退出管理层。其实也是在告诉大家我不再回到这个位置上来了,我跟大家公开宣布了,不好意思再回来了,也是自己在约束自己。因为做商业来讲,还是有蛮多的诱惑。所以要不停的摆脱这种诱惑的话,还是需要一些条件的。所以我公开的说我不再回来了,你再回去就不好意思了。

 

赵民:那你接下来的想法想做什么呢?就是做教授,写写论文,写写文章,写写研究报告?

 

毛振华:因为我在下海之前,我是在政府机关里面做的。在政府机关里面也是半研究、半官员的,是研究机构。我是在湖北国务院研究室做宏观经济研究,我出来就去做企业了。

 

赵民:中诚信。

 

毛振华:中诚信离开之后,我就去做宏观经济研究。你看看我们的研究报告,还是蛮不错的。现在我觉得还是感到蛮欣慰的。人民大学的宏观经济报告以前是中断的,我来了之后开始恢复,从去年开始的。恢复以后,我觉得在社会上还有很深的影响。现在我们也算国内宏观经济预测里面最重要的几个之一,我还蛮有成就感的。

 

赵民:你看你40多岁了,做了15年,如日中天的时候,你在中诚信也是老大,突然之间就这样离开了,你对人生的成功和对事业的理解,跟一般的企业家还不太一样。你把做教授,也看作做企业家后面人生的一个部分。

 

毛振华:我有三个原因,做出了选择:第一个就是我本身,从上大学起就有一些理想,做经济,到政府做研究,也是有这些理想,做企业期间,也在做研究。所以做研究对我是蛮有兴趣的一件事情,过去我们说我们叫“票友”,是欣赏者,偶尔也是一个参与者,不是专业的人员。现在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情结,应该给我一个机会,我抓住机遇这是一个。第二个,我对企业有个认识,就像我们这种企业,第一不能够瞎做,什么都做,就丧失了你这个企业的根本,你必须做主业。你不能瞎做,那我这个主业,并不是说可以任意扩张的,它是有边界的。这样的话,实际上很多力气利用不上。刚一出来,我们还是排到第一名的公司,它做得大,不是由你决定,它是由市场整体需求所决定,你很难创造需求,所以也是企业的规模受到边界的限制。第三个就是我们这个企业做的还算是很不错的企业,因为我们是从一个咨询的基本业务起步的,做到现在我们有几十亿的资产,应该还是可以的。所以这个时候我可以退出来了,因为公司已经在财务上、在业务上建立了基础和体系,所以这样的话,我在里面的作用已经开始变小了。任何一个公司,特别是像我们想把这个企业做成百年老店的公司,它也应该最终要减少损失,我们公司在过去15年里面,基本上我就是跟公司一体的角色,我现在分开看一看。我觉得应该走到这一步,只不过是说我年纪轻一点,如果我50岁创业,65岁也该退休了,所以我这么想问题的话,公司应该离开我,应该有它的目的,按照市场的体制来产生管理层,根据他们的意愿来发展,这可能是中国企业做到百年老店的必由之路。反过来说我,还不是很被动的,我还是一个大股东,我还具有监督权,甚至在某种特定的时期,还有挑选管理者的权利,所以这样的话还可以对这个企业的发展有帮助,我觉得还是蛮好的结果。

 

赵民:你这个路是很多像您这样经历的创业者特别羡慕的,也是以后希望走的路。像您这种体会和心情,我特别能够理解,因为我们大家都是92年小平南巡之后,下海办的公司,也都从政府机关里出来,要说大的行业,我们还都是一个大的咨询行业,你的这种想法,我特别能够知道里面的动因和感觉。从自己个人的爱好和人生的奋斗目标上来讲,你觉得这种想法和你当初在武汉大学读书,在年轻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联系?

 

毛振华:当然有联系了。因为我们还是很特殊的,我是79年上大学,上的很早,我那个时候才15岁,从农村里面上到大学里面来的,对于我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过去我们什么都没有接触过。不过那个时候的武汉大学跟现在比的话,应该比现在还好一些。因为那个时候大学之间的差距,没有像现在这么大。过去有很多名教授,有很多很好的藏书,所以我们上学的时候,所有的教授都给我们上课,现在见不着名教授了,那个时候学生很少。我上大学的时候只招了900个学生。现在我们经济管理学院,一年可能招几千个学生,所以说那个时候学生很少。当时我一进校基本上除了以前农村学校的教育之外,整个对社会的了解就是空白的,一进入学校,就由老师指点。所以我们最早接触到了西方的东西,我第二学期开始学,也是在老师的引导下来学习西方的哲学,我是经济学学生,但是我很多的时间去学西方哲学史,古代史、近代史、历史这些东西。所以对于我来说还是开拓了一些眼界。那个时候很幼稚,十五六岁嘛!自己有一个结论,把自己知道这些东西,要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因为我所处的环境下,有很大的责任感和情怀。所以那个时候在学校里面就觉得应该当一个老师,去研究,需要让更多的人来传播知识,把我学到的东西和理解,当然现在看起来,也不一定很正确,就是很单纯的所谓西方的东西,所以很早就对西方的东西有一些了解。后来到机关里面工作,在机关里面工作是一个很大的历练。我们上学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自命清高,谁也看不上,其实自己也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到机关之后发现,我们到机关里面一看,从我们到国家主席那个位置上来讲,是一个天梯,我是最底下那个人,要想爬上去的话,得一级一级往上爬,所以就是经历了很多现实感。后来我对成功有一个总结,一个人要有很大的理想,同时要与有限的现实目标相结合。公务员他可能没教过你这些东西,什么叫理想?你想当大官,你得爬到天梯顶上去,那叫理想,不然的话,你当公务员没意思。公务员它有程序,要一级一级爬上去,你想搞的快点儿,这一级你得爬的快点儿。所以我当公务员那会儿,时间并不长,我还是蛮成功的。我好像是86、87、88、89这四年,我每年提了一级,在当时来说我算是很快的,二十四五岁当处长了。

 

赵民:成就感很强。

 

毛振华:觉得自己这样下去的话,会很快的。后来邓小平南巡给大家一个很大的冲动,中国最需要的是搞市场经济,现在搞市场经济的人很少,我们应该去搞市场经济,去做一些在市场经济体系下有的而中国没有的行业,去填补空白。当时不觉得是自己个人多大的一个事儿,觉得自己也在为国家填补一个空白,在为国家做一件事情,觉得自己有蛮强的民族和国家的意识。现在要回归到学校里面去,其中还有一个心态就是我这个行业做到一定规模了,特别是产权做到自己是大股东的时候,我是不是离国家越来越远了,那我就当一个老师,研究一点问题,还可以干国家的很多事儿。我做了那么多年的商人,行为方式、思维方式回到公务员队伍很不现实,但是做个研究员来很独立的思考一些问题,把自己的精力和现代的经济现象相结合,做出自己独特的思考,我觉得可能还是对社会更有价值的一件事儿。

 

赵民:有道理。您这次转型以后,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研究目标呢?因为经济问题也很大,您对什么感兴趣呢?是对市场经济下企业家的作用感兴趣?还是对什么感兴趣?

 

毛振华:这当然是一个题目,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自己的一个主要题目就是宏观经济动态分析,过去说的形势分析,我要出半年的报告和年度的报告,做一个课题,培养一批人来滚动做这个研究。我觉得中国这方面的研究,真正有团队的并不多,都是东拼西凑的多,所以有好成果的也不多。我的研究已经在前年就开始了,应该说还是很有成效的,我很有信心把它做成中国一流的宏观经济动态分析这样一个机构。另外,我也很关注企业家的作用,因为我是从这个群体里面出来的,出来之后反过来看,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可以更独立的来发表一些看法,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对中国企业家的认识还是不到位的。我的看法是说中国现在面临国际竞争的环境,现在的情况跟过去战争年代比,现在的企业家就是过去的将军。

 

赵民:企业家就是和平时代的将军。

 

毛振华:对!他相当于战争时期的将军一样。过去是军队和军队之间的战争,现在是企业和企业的竞争。所以一个好的企业,必须要有好的企业家来带领。

 

赵民:是一个好的将军。

 

毛振华:对!是一个好将军。在古代也看到,民族英雄都是将军,带兵打仗保家卫国的将军才是英雄。现在中国这方面没有把企业家当作民族英雄来看,因为在一个国际竞争的环境下,你不做了,外国做,所以中国企业家在这个位置上讲,应该有很大民族责任感。我在想一个问题,十七大的时候,听说民营企业家的候选人全部都落选了,没有一个选上。跟全党讲,我们思想还不够解放,对企业家认识还不够,对企业家认识不够,是中国市场经济不到位的一个表现。所以我想全世界成功的经济体里面,没有哪一个经济体是靠政府,完全靠政府官员。

 

赵民:或者说没有很优秀的企业家在里面进行参与。

 

毛振华:它是主力,每一个世界上大的经济体,最核心的是出来一批好的企业和企业家,而大家不知道中国谁是好的企业家,只知道政府,我觉得这是一个过渡阶段,这方面来讲,当然中国有特殊情况,当这个过渡阶段结束之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还是靠民营企业家,全世界的经济体,没有一个靠国有经济能够成为世界竞争性的企业。现在国有经济主要是在我们国内,说老实话搞点儿内需,赚我们中国人民自己的钱,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这方面来讲的话,企业家是很值得研究的。因为企业家成功了,他有钱了,企业家富了,整个中国来讲,有仇富心理,这是社会存在的一个现象。只要说谁有钱,出点儿什么事儿,大家都很高兴,不像其他的市场经济国家,一个人搞企业创造,他成功了,他应该得到尊重,中国现在目前还不是,只要有钱就是坏人,所以企业家是很特殊的,他们是创造者,不是利益的分享者。当然极少数企业家,在过去的情况下,有些不规范的行为,我想时间和法律都会把这些东西进一步理清,但是总体来看,中国对企业家的研究还是不够的,很多人不愿意做这个事儿。做这个事儿就是为富人说话,我看最近有好几个经济学家,都在谈这些问题,包括像茅于轼,网上都有很多人在攻击,所以这方面来说,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研究的事情,多大的学问,其实也不一定,你一定要把你的认识,把你比较冷静的思索和大家分享,同时在理论上去思考。作为一个研究来讲的话,还是不够份量的。作为一个重要性来讲,可能是中国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赵民:你还没有写出来,我们就领教了,享受一下您的独家观点。今天下午时间不长,但是收获很大,我也知道您比较忙,但是我觉得收获已经很大了,谢谢您!

 

嘉宾介绍:毛振华,出生于1964年,籍贯湖北,毕业于武汉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所所长;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全国港澳经济研究会理事;曾先后在湖北省、海南省政府和国务院研究室从事经济分析、政策研究工作。1992年创办中国诚信公司,先后任总经理、董事长兼总经理、首席执行官和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曾亲自主持中国三峡工程融资总体方案设计和多个政府项目,以及十余家企业海内外上市。担任《中国上市公司基本分析》编委会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