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略钧策

咨询中国,智惠四海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正略咨询前身新华信创立。 2005年,正式更名为正略钧策(Adfaith)。 正略咨询(Adfaith)是提供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流程再造、物流采购、财务投资、集团管控、信息化、管理培训、企业文化、风险管理、高级人才服务、组织再造、业绩提升、研发创新、政府绩效、产业转型、管理外包等管理价值链咨询公司,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最积极用智力支持公益组织承担社会责任的中国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咨询业的“黄埔军校”。

网易考拉推荐

正略一品系列之十七 张锐:年轻人要培养自…  

2007-12-21 10:48:00|  分类: 正略一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略一品系列之十七 张锐年轻人要培养自己多方面的核心能力

——张锐赵民对话录

 

编者按:“正略一品”系列视频访谈,是由正略钧策创始人赵民在2007年8月发起的,与著名企业家、学者等各界名人的对话专栏,以播客和博客的形式,每周推出一期。“正略一品”以“管理人生”为主题,探究成功人士如何成功管理创业、如何成功管理公司、如何成功管理事业、如何成功管理自己的人生,其中不乏凝结人生智慧的经典语录,以及各界名人对热点事件的精彩点评。“管理人生,成功人生!”,“正略一品”希望能够带给那些正在奋进中的年轻人一些启迪。

 

下期主题:积累是最大的财富——王梓木赵民对话录。

 

 

观看本次访谈的视频,请点击http://you.video.sina.com.cn/zhaomin

 

赵民:非常感谢你来参加我们《正略一品》栏目,我们这个栏目是谈“创业、管理、成功、人生”的,如果让你回过头去看,自己现在做美林的投资,还有你过去这么多年在跨国大公司里做的,包括读书的时候,应该注意一些什么?你当时注意了什么,所以才有今天?

 

张锐:我觉得核心技能是要多方面的。其实在这方面我们都不是最幸运的,像我少年时代的时候就“文革”了。

 

赵民:你是哪一年生的?

 

张锐:我是1963年生的。

 

赵民:读小学的时候就“文革”了。

 

张锐: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文革”了,76年以后,初中了以后,我们那个时候读书,读数理化。

 

赵民: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张锐: 而且我那个时候数理化学的非常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直接读研究生去了美国了。

 

赵民:你是哪个学校的?

 

张锐:原来上海交通大学的。北京大中国区的,大概一年有100多个大学生,去美国读大学,每年到中国招五到六个人,主攻高能物理的,大部分还是做本行,做实验物理,那个时候我85年被选走的。

 

赵民:那个时候是大学几年级?

 

张锐:大学三年级,我是84年走的,83年的时候我两个都考取了。

 

赵民:后来你去了哪个大学?

 

张锐:我去了密歇根大学。

 

赵民:数理化好到这种程度,全国只有四五个人。

 

张锐:那段时间,我们这批人还是有点儿欠缺的,我们后面文科的功夫,管理的功夫这些都是在后面补上去的。当然我后来还到斯坦福大学读了一个MBA,那个时候中国的话叫恶补,你想到美国一个商学院学来学习,它的课程讲的是组织决策学、社会行为学这个角度来讲的,原来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基础的。

 

赵民:高考是在哪里考的?

 

张锐:我从上海考的。

 

赵民:你是上海人?

 

张锐:我是上海人。

 

赵民:上海人说英文更加流利和准确,因为它天然的发音比较多。

 

张锐:英文发音方面我们可能是有一点优势,但是总的来说我们的基础还是不行,我记得很清楚,我们那个时候还要有教学助理,那个时候一上来就教人家物理实验课,现在反过来想想,当时英文那么差,实在是误人子弟。

 

赵民:标准不一样,那个时候的学生也比较差,所以还够。

 

张锐:教他们物理是足够了,主要是英文,因为刚刚从国内出来,就差一些。我觉得回到你刚才讲的话题。年轻的时候还需要各种各样的知识,各种各样的技能,我觉得这个应该培养一下,我觉得美国的教学不错,尤其是对小孩各个方面的培养,现在比我们那个时候情况要好一些,现在的小孩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做各种东西。

 

赵民:主要是有互联网,这一点你跟李山差不多,李山他是教别人。

 

张锐:我那个也是TI,都是差不多的。

 

赵民:都是要去讲英文的,讲下来也不容易,一堂课都能坚持下来,英文功底也不能太差。那你除了读书之外,就没有任何的体育锻炼、文体爱好、兴趣,都没有时间去做了吗?

 

张锐:我们那段时间,体育锻炼还是锻炼的,但是那几年完全是读书的年份,就是数理化的年代。

 

赵民:也没有什么浪漫的业余生活,卡拉OK也没有。

 

张锐:那个时候没有卡拉OK。

 

赵民:现在有很多留学生,尤其是中国人走的像你这条道路,到跨国公司里做。到跨国公司里做,这些业务和你以前的业务的话,你觉得在自己的事业和发展道路上面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这种体会是一般的创业者和管理者体会不到的。

 

张锐:对!做大公司跟做自己的企业创业是很不一样的。大公司它有自己的一套机制,这是个很明确的机制,也有中国人讲的潜规则,跨国公司也有潜规则,但是它明确的东西多一点,潜规则少一点。另外它是商业机构,商业的氛围也多一点,竞争性也强一点,这个商业目标需要完成。我想对我们这批背景的人来说,主要是80年代出国留学以后,然后一直在国外公司做,我们对国外公司这块运作比较熟悉一点。

 

赵民:你后来做过技术吗?

 

张锐:我没有。我MBA毕业以后,就到金融公司,然后就到了金融界。

 

赵民:本科毕业之后呢?

 

张锐:本科毕业之后我就去美国了。

 

赵民:我的意思是你本科毕业以后就读MBA吗?总得有几年工作的时间吧!

 

张锐:我那个时候读物理,然后就直接读MBA了。

 

赵民:美国也有MBA可以不工作?

 

张锐:对!而且现在也有不少。

 

赵民:你现在做投资肯定会对国内的行业有了解,你现在在做投资的时候,看到的投资机会,你看一些什么样的创业者会投资?

 

张锐:现在投资的方法很多,我们现在这个部门是美林的对冲基金部门。对冲基金说起来也挺杂,因为各中心有不同的投资策略,只要满足最基本的条件。跟中金不一样,中金有做定量的,美国有一个很大的做定量的基金,它里面不招任何的MBA,也不招任何读过经济学和金融的,它只招真正的科学家:物理学家、统计学家、数学家。

 

赵民:这个基金叫什么名字?

 

张锐:叫复兴科技。它每天都有科学家在里面,它请科学家来,讲一个新的科学理论,讲博士论文,看这个理论怎么应用到整个金融市场。把很多的数据都搜集在里面。像我们做的基本上是价值层面的分析,我们看的是价值层面,这个分析就是管理,就是行业的方向,在这个行业里面的地位,它的商业流程是不是正确,它有哪些重要的特征。历史能不能验证这些东西,从产品上我们做了很多东西。我们可以做债券,可以做股票,甚至可以做贷款,做很多学术性产品,它本质上还是分析基本产品的东西。这个市场如果泡沫很大,投资人就比较困惑一点,因为所能够被投资的对象少一点。现在看来,实际上很多成功投资者,还是基本层面的投资人,有上有下,整个形式有上有下,在很多机会上还是能够抓住的。

 

赵民:现在百丽上市,它的估值估的那么高。从我们现在这个角度不可以理解和不可以接受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高估呢?

 

张锐:我觉得目前这个情况,一个比较次要的原因是这个经济情况很好,经济增长很快。但是主要原因还是流动性过剩的问题。因为现在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不只是中国,是全世界的问题,90年代开始,中央政府推出一些政策。

 

赵民:简单说是不是就是钱多了。

 

张锐:应该这么说。

 

赵民:怎么会多到花不出去的情况,不可以理解。

 

张锐:我对这方面没有太大研究,但是有一种理论是认为,美联储在解决经济问题的时候,一旦碰到一定的经济问题以后,它就采取降息的方法。相当于把“水”都放出来,他觉得有问题我就“放水”,那么,通过“放水”的方式,来使得经济循环,把当中的问题解决掉,这样的话水越放越多,他没办法,还得收回去,积累下来以后,水越放越多,放到现在这个程度。而且现在有一种说法,还是在做同样的事情,最后采取的办法还是降息,还是放水的办法,美联储大家很意外的情况下又降了一次息,本来流通性已经过剩了,应该慢慢的把它抬上去,但是美联储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采取了这个办法。这是一种说法,我对这方面也没有研究,但是事实上一个表象的行为,确实牵制对方非常厉害。

 

赵民:中国也很奇怪,按道理来说,流动性过剩,房价涨的那么快,各方面交易那么快。储蓄是越来越不值钱的,就是存在银行的钱,越来越不值钱,应该拿出来做投资。好像我们中国除了拿出来炒股票之外,这一拨有人拿出来钱以后,最后还是放到银行里面。

 

张锐:我想主要原因,一个是中国投资渠道还不是太多,投资的工具也不是太多。第二个就是大部分中国人的投资意识还不是很强,总觉得现金更加保险一点,现金投入到股市里面,说股市有风险,跌下去了,现金直线往下跌,还是觉得现金保险一点。这在传统经济理论下,通货膨胀继续下去的话,你现金的价值就打折扣了,但是这个还需要很多时间,中国人在投资方面才会有所变化。

 

赵民:在外资投行机构里面,所学到的东西,对今后的创业,其他方面的事情,到底有什么帮助呢?有没有体会和感言要讲的?

 

张锐:如果你将来创业,你的客户也好,你的投资者也好,机构投资者也好。那么,你在大行里学的东西绝对有用,因为你现在在大行里做的事情,就是跟国际机构打交道,他们的程序、规范是非常有道理的。只有按照这样的做法,你才能在投资者群体里面建立信誉,金融系统同样也是建立信誉,信誉实际上你要有一整套程序和规则才能确立下来,当然对这个群体的人事关系也要有一定的了解,这样的话,你将来做这方面的事儿,会对你有帮助。

 

赵民:金融最终是信誉,所以你了解这套游戏规则,最后怎么形成信誉,这对今后的工作是非常有帮助的。

 

张锐:我们英文里面讲Credit的就是信誉,有信誉的话就没有问题。

 

赵民: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怎么样做才能做好自己的信誉?

 

张锐:我觉得有一条我还是比较确信的,中国的发展虽然有很多中国特色的东西,因为毕竟我们现在在慢慢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很多大的跨国公司今天发生的事情,将来在中国公司中间一定会发生。我们确实也看到,其实中国这几年的进步非常快,我们93年刚回中国做事的时候,按照传统说法还很土,当时的市场经济也有一套适应的办法,它的这套做法对当时的市场来说,并不是不理性的,其实是很理性来应付当时的市场情况的。但是你看这几年中国的发展,特别是加入WTO以后中国的发展,整个市场在变,所以中国公司也在变,而且变的非常及时,有理性,有理性的在回应中国的变化。你现在再看到中国公司,它可能比国外公司,某些公司更加讲究信用,或者说它更加在做长期的安排。这套东西绝对是随着市场的变化,它也在变化的,今天我们在化工学东西,实际上也是帮助我们适应中国经济的发展。

 

赵民:你这个想法我觉得挺好的,相当于我们有一拨人在学习人家内部是怎么干的,因为外面看不出来,学完了以后,回来以后帮助我们中国的企业来发展。

 

张锐:对!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中国到了这个阶段,在世界上纵横驰骋,那整个游戏的规则可能也不完全一样了。一个成功的人,他能把各种各样的元素学到手,然后把它跟中国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来做出一个新的更加有创造力的事情,他就会成功。

 

赵民:好!谢谢您!

 

嘉宾介绍:美林(亚太)有限公司自有资金投资业务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欧美同学会商会2005委员会理事。美国加州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硕士学位(MBA)。一九九三年在香港开始金融职业,曾经担任高盛顾问有限公司资产资源总监、英国施罗德商人银行联席董事和中国股权资本市场部主管,也曾经担任亚洲基建投资管理公司副总裁和美国龙星基金中国总监。在此之前,他主要在美国从事管理咨询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