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略钧策

咨询中国,智惠四海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正略咨询前身新华信创立。 2005年,正式更名为正略钧策(Adfaith)。 正略咨询(Adfaith)是提供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流程再造、物流采购、财务投资、集团管控、信息化、管理培训、企业文化、风险管理、高级人才服务、组织再造、业绩提升、研发创新、政府绩效、产业转型、管理外包等管理价值链咨询公司,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最积极用智力支持公益组织承担社会责任的中国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咨询业的“黄埔军校”。

网易考拉推荐

正略一品系列之十六 黄怒波:人生逃不过的三件事:死亡、纳税和磨难  

2007-12-17 10:22:41|  分类: 正略一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略一品系列之十六 黄怒波:人生逃不过的三件事:死亡、纳税和磨难

——黄怒波赵民对话录

 

编者按:“正略一品”系列视频访谈,是由正略钧策创始人赵民在2007年8月发起的,与著名企业家、学者等各界名人的对话专栏,以播客和博客的形式,每周推出一期。“正略一品”以“管理人生”为主题,探究成功人士如何成功管理创业、如何成功管理公司、如何成功管理事业、如何成功管理自己的人生,其中不乏凝结人生智慧的经典语录,以及各界名人对热点事件的精彩点评。“管理人生,成功人生!”,“正略一品”希望能够带给那些正在奋进中的年轻人一些启迪。

 

下期主题:年轻人要培养自己多方面的核心能力——张锐赵民对话录

 

观看本次访谈的视频,请点击http://you.video.sina.com.cn/zhaomin

 

赵民 :黄总,谢谢您到我们《正略一品》这个栏目来,我现在在播客上面做这个栏目,主要目的就是谈这八个字“创业、管理、成功、人生”。您作为某一方面有成就的人,回过头来去看看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对自己成功的过程和因素做一些总结。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现在回过头来去看自己在事业上的成功,和你的中学、大学过程当中,哪些地方关系是比较密切的?对你的事业是有帮助的?

 

黄怒波:可能现在年轻人不是很了解,像我这一代人,绝大部分都是在一种很强的逆境当中生存过来的。尤其是我,应该严格的讲,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是因为从小生活的逆境,迫使我有一种不甘沉沦,或者说不甘低人一等的精神。

 

赵民 :你是哪一年生的?

 

黄怒波:我是1956年出生的,正好1960年赶上咱们国家自然灾害。60年代我父亲又因为冤案被判刑,被判为反革命分子,自杀了。我母亲一个人带着我们,在我15岁就去世了,那个环境相当苦。

 

赵民 :可以说是少年磨难。

 

黄怒波:是啊!

 

赵民 :后来又是文化大革命。

 

黄怒波:是啊!当然回想起来,文学给了我很大的激励。那个时候外界的环境不好,很封闭,怎么办呢?我就看书,我小学四年级就在看中外名著,到了高中毕业的时候,差不多中外名著看完了。

 

赵民 :小学四年级差不多就是九岁、十岁。

 

黄怒波:对!但是那个时候,看书是人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就是传统经典著作里面的人性的善与美,深深的影响着我。你想在宁夏,那么一个小山村多落后啊!这些东西还是对我的行为塑造很强烈的。现在年轻人不看名著,或者就是看网络文学,我不反对网络文学,但是我认为人类几百年,文艺复兴以来优秀的思想成果、价值观念都在名著里面储存下来,这个还是要读的,至少我觉得是这样。从这一条上就悟出一个道理来,一个人你要想活的好,或者是有你的价值,你就得锲而不舍的努力,没有别的出路。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出身,不可能靠父亲,也不可能靠投机取巧,也不可能靠天上掉馅儿饼,只有靠自己扎扎实实的努力,所以这个对我影响极深。插队的经历对我影响也很大,十几岁就到农村去插队,我那个时候下去以后,差不多三年多,四年。

 

赵民 :这都是现在年轻人所不能想象的。

 

黄怒波:插队以后,你真正就对中国的国情了解了,你就知道中国农民是最坚实、最踏实,又是最弱势的群体,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但是反过来他们又是最善良、最勤劳的人民,对他们来说很简单,一年365天,每天得起床干活,他不干活不行,没吃的。所以在这个方面,无形中给性格绑定了一种韧性,踏踏实实,因为吃过那些苦,还有什么可怕的。比如我今天理发,随便走一个小店,现在没有十块钱的了,都是20块钱,也能理发,我去一个五星级酒店,花200块钱,我也能理发。有的人就不行,他干什么都讲究个派,我干吗去街边小店去啊!我说人都是一样的,所以就把中华民族这种勤劳踏实一面无形中受感染了。到北大这个很棒,北大的思想非常开放。

 

赵民 :你是哪一年进北大的?

 

黄怒波:我是1977年进北大的,没有人告诉你,你应该怎么样,你要思想开放,他们的学术环境就是开放的,所以在这方面,北大把思想的敏锐性、开放性和不崇尚谁,不崇拜谁,把这些又学习过来了,这就导致了我后来在中宣部也不愿意做了。为什么呢?我觉得我一生不能这样,导致我做企业,一个一个做,必须坚韧,一个项目要么做成,要么做败,反正你得坚持下去,结果都成功了。再反过来,每个项目要有创业,我想要按照你刚才说的创业成功的过程,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应该是这么一个过程。

 

赵民 :我们很多人都说磨难是小时候的一笔财富,但是大部分磨难过后,会留下一些阴影,比如说很难成功,因为天然的资源和条件不够好,这个你是怎么看的?

 

黄怒波:没有一个人不受磨难的,人活着要处理很多问题,你应该这么理解,你把磨难当成一个财富,没有磨难的人是什么人啊?可能这个人疯掉了,他没有理智了,他不知道讨论这个词,要不然他就是傻子。除此之外,问题是对磨难怎么理解?第一,这个磨难你要看作是你一生中无法回避的,就像无法回避死亡一样,你无法回避磨难。现在西方人说,人生逃不过的事是死亡和纳税,那么我要说,人生逃不过的事是死亡、纳税加磨难。

 

赵民 :说的非常好。

 

黄怒波:我的意思是说所有人都有磨难,不一定所有人都成功,这个成功的标准有问题,你说今天大家都说我成功了,我宣布我今天刚刚算是开始。但是有很多人踏踏实实活了一生,他去奋斗,他没有骗过人,他对每个人负责任,对自己负责任,我认为这就是你的成功,这个人在价值观念上是成功的,他未必非得有钱,你像现在我钱很多,但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不能一手拿十个高端手机吧!人的物质享受,他就降下来了。穷的时候可能在考虑,但是我认为一个人的成功,这是我始终思索的标准,人活着到底干什么?大家都不想磨难,都想成功,但是磨难躲不掉,成功未必会给每一个人。所以我说,第一,要对磨难要有耐性,上帝把你生下来,你就是要接受磨难的,这个要想好它,但是我相信一句海明威的话,就是他的《老人与海》里写的,那句话太震撼了,最后的一句话我最欣赏,他说:“人可以被杀死,但不能被打败”。这是对待磨难的态度,我死不言败。所以在这方面,我想对现在的年轻人讲,实际上没有成功的人80%的原因在于自己,他就放弃了。你看我做的项目,都是别人做过好多次,别人做不下去了,才拿到中坤手里,但是我都做成功了,就在最困难那一刻,我没有后退,挺过来了,就成功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把磨难当作一个财富,你要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磨难很轻,谁也看不起他。我这个人有一条,你可以骂我,你也可以恨我,但是我不能容忍你说我窝囊,这是我一生的一个信条。所以现在年轻人对磨难的理解,当然不是非得回到过去,非得找肉体的磨难、精神的磨难,在21世纪,针对社会的竞争和挫折要沉住气,只要你能经得住,我认为成功就差不多了,有80%的人是经不住的,20%的人经得住,他就成功了,没有任何诀窍。

 

赵民 :你现在这个生意从中国做房地产到美国房地产,这在中国房地产的老板当中是绝无仅有的。大部分人都不会跑到国外去做房地产,中国的房地产这么好,那这个挑战是不是自己找的呢?没有哪个地方的房地产比中国挣钱更多的是吧?

 

黄怒波:实际上到了现在做项目,已经不是为了挣钱了,就是为挑战。如果有一段时间,我没有任何麻烦出来,我就觉得不自在,我就需要大的挑战和大的麻烦出来,我的斗志特别强。我一开始在山西晋昌做企业,后来又在安徽会昌那个地方做,后来我在北京做。现在我认为大家都不服气,说民营企业有原罪,因为你的各种原因挣到钱了,我不否认我因为各种原因挣到钱了,比如说我曾经在中宣部呆过,我曾经下海早,比别人知道市场,我也不能把我现成的条件不用啊!既然大家都认为民营企业在国内大部分都不是正道发财的,那我到美国做,我在美国老老实实开始做,你也可以说我有资金投过去,那也可以啊!美国人也有钱,我跟美国人来比,我是这样一个挑战,实际上在美国做的中国企业也有,但是像中坤这样高调,或者这么去做的,影响大的,洛杉矶还不是很多。因为我还是做物业持有型的,结果我们做了几块地,美国人都说中国人厉害,我们选地的时候,他也想不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地拿到手之后,做到现在都是想不到的,这个可能还是跟城市的发展,前瞻的判断有关系。你想中国的环境这么复杂,我们能做房地产,美国就简单了,对我们来说减少了好多额外的成本和精力,这么说,再过五年,中坤肯定在美国有很好的地位,那个时候不为别的,就证明我到资本主义最发达的地方去挑战,我看我能不能成功,这也是一种乐趣,自找磨难嘛!

 

赵民 :这也是一种自信。或者说事业的另外一个阶段。

 

黄怒波:是的!

 

赵民 :中坤做地产也很有特点,也很有意思,专门做跟古文化村落平台有关系的。这里面从文化的角度来讲,它是一种文化的载体,这个是不是和你年轻的时候读诗歌、读名著留下的基因是不是有关系的呢?

 

黄怒波:那是肯定的,首先我要不是个文化人,毫无文化,是个拉煤的,也想不到做村落,做宏村去。在他们眼里那个破房子,拿回来它有什么意思,我弄个煤矿,一年就挣多少钱。这个就不一样,文化像对我这样经商的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是恰恰在21世纪中国发展到这一步,实际上文化起着根本性的作用。现在的年轻人看的暴发户的那一面多一些,他们要看到其实中国有一批优秀的企业家,企业文化积淀也不浅,就是我刚才给你讲的,古典文化、传统文化的精华积淀下来的。这个决定这一代人所做的企业也好,从事的创造也好,或者他们获得的成功,在中国的21世纪以后的历史发展上,它是有痕迹的。后面可能比这些优秀的多,但是它绝对不会超越这一代人,在历史上,好比上个世纪30年代,民族资本家在当时起到的作用痕迹一样,所以在这个方面他是需要大量历史的磨难和文化的积淀。

 

赵民 :你做的时候宏村还没有名气。

 

黄怒波:对!我一看这么好的古村落,我看着它消亡吗?这个不保护起来,以后不就没了嘛!你要把它保护起来,以后不就值钱了嘛!你看当年才17万,我们今年要超过6000万。

 

赵民 :你做这个事情是九几年?

 

黄怒波:是97年。

 

赵民 :它是哪一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

 

黄怒波:2000年。我一进去以后,先跟清华的城市化教授联合制定保护规划,保护意识强,2000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时候,周庄也在跟我们竞争,他们也要申请。但是他们现在不行,他没有保护规划,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有没有保护规划。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申报下来了,到巴黎去领奖的时候,包括安徽省黄山市政府都没什么反映,一个是想不得,第二个不可能,很简单就把这个奖给拿下来了。你看我做的所有项目都在前面,后面进来的人再抢就很麻烦了,但是中坤已经走出去了,这就是前瞻性的战略性眼光。

 

赵民 :就在这个问题上多谈两句,为什么你有这个眼光,或者说有这个战略?这是跟你从小对文学的爱好有关系,还是说跟中宣部有关系,还是跟你在北大有关系?总是应该有关系的。

 

黄怒波:从这个方面应该有一个战略,对我影响很大,我后来读了上海的中国国际工商学院。这是对我系统的影响,把我的脑子换了。在这个情况下,为什么选择的项目老超前呢?实际上有一个很简单的判断。第一,你看这个国家稳定不稳定,中国肯定是稳定的;第二,中国在历史上,只要30年不打仗、不内乱,中国就会富的了不得。现在中国局面是稳定的,你看经济发展这么快,经济要发展的这么快,你一定要找人们生活的基本需求的东西。你比如说钢材这些东西,我不去碰,为什么?那些门槛太容易进去,再一个,为什么我判断出,什么地方人都去做的时候,这个产业一定有问题,尤其房地产,最热的时候中坤是从北京突围的,后来从中国到美国,实际上我们后来从住宅躲开了,我们做旅游地产去了,旅游地产当年谁抢啊!在城里随便一块地,一卖房子,价值出来了,旅游地产做了五到十年,但是现在大家都纷纷去做,你现在再进入这个门槛,已经很高了,但是中坤已经是很独特的了,在世界上中坤也是很独特的旅游地产商,这就是一个前瞻性的战略眼光。

 

赵民 :你要看中国的古书,看历史书,你才知道,中国30年和平安定的局面,中国就会富的“流油”。

 

黄怒波:是的!中国自古就是这样。你看中国76年改革,到现在30年。真的是这样。中国近百年的历史上,没有这么一个时期,没有内战,没有内乱。

 

赵民 :你看清朝的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中间一百四十几年的历史,康熙的时候还打仗呢!这样去看历史,才能引导你的战略和对你的价值观的判断。

 

黄怒波:是这样的。

 

赵民 :所以不同的人读历史,有不同的读法,这个我觉得很有意思。从整个旅游地产发展来看的话,你后来很奇怪的是到新疆去做,这是我们一般人想不到的,到宏村去做还有一点逻辑性,你到少数民族的地方做历史文化保护挺奇怪的。

 

黄怒波:有几个原因,第一,我做的项目,一开始从来没有人说我做的项目是好的,所有的项目全部有争论,做宏村,全部都反对,老百姓觉得北京来了一个傻瓜,一下子给我们这么多钱。做新疆也一样,做新疆有两个意义,当然还有一条,我所有的项目不是我自己需要做的,都是别人招商引资,把我“骗”过去的,一喝酒喝多了,我就答应了,我这个人说话是算数的;第二,也是全国各地都在找我,各地政府都在找,喀什是特殊的,我对它有一个大的判断,我一看这个地方,苏联解体以后,这个地方对中国特别重要,2003年进去之后,那个时候我就提出一个想法,要帮助喀什他们打造成面向中南亚的重心城市,这个战略口号是我给他们提出来的,一开始叫中心城市,后来说不对,入侵了怎么办,所以后来叫重心城市,因为面向中南亚,它有一千多公里的边境线,它面向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

 

赵民 :它面向中亚、西亚。

 

黄怒波:它的飞机飞过去才500多公里到比什凯克,就是它很重要。自古以来喀什葛尔是世界的一个中心地址,它辐射到土耳其,中东辐射到欧洲,现在从欧洲到北京得飞越它的头顶,以后的航线,到喀什是一个前线,就是第一站进中国,这是迟早的一个事儿,现在证明对了。温总理也去了,现在全面提出把整个南疆,作为重要的枢纽,现在铁路也在考虑通了,机场现在已经有国际航班起来了,又变成我们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那些原来的判断,现在都实现了。现在在这个方面,我的战略没有错。我们已经做了五星级酒店,做了度假酒店,把景区管理的很好,现在再有五年,就像当年的宏村一样,就会非常非常的珍贵。在那个地方,你看中坤在那有一千多名员工,全是各个民族的,好多汉话都不会说,但是这个也体现了一个企业做大了,做大了之后他就能直接感受到北京的文化气息,大家都融合的很好,而且很优秀,这个是民族的和谐,这个给我们先进文化和我们传统文化之间的碰撞起了很大的作用。

 

赵民 :所以还是眼光的问题。假如说我也不是北大毕业的,我也没有下过乡,插过队,平时的时候能够培养一些战略眼光的意识吗?

 

黄怒波:还有几个间接的,就是读案例和看书,多学习。你比如说对于年轻人来说,你不要老看游戏,你一定要看中央二套的经济频道,看中央四套的国际时事,了解国内正在发生什么,这个你用不上,但是它潜藏在你的血液里了,是一种经济素养。再一个是看一些书,一些人怎么走过来的,他的发展道路,他的成功和失败,还有就是脚踏实地。你当白领的,当职员的,你把这一点做好,我当年在中宣就是从小年轻干起来的,一点点干,干企业我也是从印名片,卖玩具娃娃干起来的。你不可能叫你一天就变成一个大老板。所以现在年轻人一定要从这扎扎实实的开始,磨炼你在商场、职场的经验,积蓄力量,等待有合适时机的时候,选择创业机会。

 

赵民 :还有就是看我的《正略一品》节目。

 

黄怒波:这两年咨询管理界我还是很欣赏你的,我也看你这么多年过来的,做这个工作那真是功德无量的。

 

赵民 :黄总,多谢您的理解,也多谢您的支持,谢谢!

 

嘉宾介绍:1956年6月出生,汉族;1973年中学毕业后,曾在宁夏自治区农村插队,其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至1981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取得文学学士学位;1981年至1990年,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干部局、外宣局工作,任处长,部党委委员;

1996年至1998年,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学习并毕业,获EMBA学位;现任中国市长协会会长助理、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美国中坤公司董事长、慕士塔格-宏村中坤旅游集团董事长、大钟寺商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网球协会副主席、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中国航空运动协会副主席、中国网球学校董事长、校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北京大学诗歌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新诗研究所副所长、同济大学兼职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