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略钧策

咨询中国,智惠四海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正略咨询前身新华信创立。 2005年,正式更名为正略钧策(Adfaith)。 正略咨询(Adfaith)是提供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流程再造、物流采购、财务投资、集团管控、信息化、管理培训、企业文化、风险管理、高级人才服务、组织再造、业绩提升、研发创新、政府绩效、产业转型、管理外包等管理价值链咨询公司,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具国际化的品牌咨询公司之一,是最积极用智力支持公益组织承担社会责任的中国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咨询业的“黄埔军校”。

网易考拉推荐

“正略一品”系列之十二 严望佳:大德大志乃大成  

2007-11-16 14:43:18|  分类: 正略一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略一品系列之十二 严望佳:大德大志乃大成

——严望佳赵民对话录

 

编者按:“正略一品”系列视频访谈,是由正略钧策创始人赵民在2007年8月发起的,与著名企业家、学者等各界名人的对话专栏,以播客和博客的形式,每周推出一期。“正略一品”以“管理人生”为主题,探究成功人士如何成功管理创业、如何成功管理公司、如何成功管理事业、如何成功管理自己的人生,其中不乏凝结人生智慧的经典语录,以及各界名人对热点事件的精彩点评。“管理人生,成功人生!”,“正略一品”希望能够带给那些正在奋进中的年轻人一些启迪。 

下期主题:中国需要真正的商业经济学家——陈兴动赵民对话录

观看本次访谈的视频,请点击http://you.video.sina.com.cn/zhaomin

  

赵民:严总,我今天到你这边来想跟你聊一聊八个关键字,创业、管理、人生、成功。我今天看了一下你的办公室,印象非常的深刻,很震撼。我来之前没想到,我一直以为在开发区里面的一栋办公楼会比较简单,结果你整个地是自己买的,房子是自己设计的,设计的非常中西结合,既明快,又有中国的文化元素在里面。我想问你的第一个问题是,走到今天,有这样的办公楼,这样的事业。回过头去看,你小学到中学,那个时候受到的文化教育、家庭教育还有审美教育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当时做了什么事情,对你现在的创业,包括你建这种中西合璧的建筑有什么帮助? 

严望佳:我觉得首先楼是一个硬件,一个硬的实体,我更强调软性的东西。当然有了楼我觉得不意味着成功,但是这个楼确实体现了一些审美,要从小时候谈起的话,未必有很明显的逻辑,就是小时候做的事情,或者小时候受到的文化熏陶和教育跟现在有什么明确关系。

但是作为我们这一代人来讲,我自己认为我是很幸运的,因为现在我们有这么好的机会来发展这个事业,而且我很喜欢中国文化,我很自豪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但是同时我又有不少的遗憾,因为小时候我接受中国传统带来的文脉传承的东西确实是太少了。所以现在当我年龄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对于除了事业、财富、成功这些话题之外的东西感兴趣的时候,当我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我看到中国文化里面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些东西好像跟我内在的很多东西是非常契合的,如果不去学它们,不去做很多的思考,不去读圣贤书,好像没有那么多的感觉。但一旦接触这些东西,我觉得跟我人的天性还是很契合的,这和人本身的天性确实有一定的关系。

我的祖父实际上是一个书法家,而且他是写学王羲之的草书,在云南当地还是很有名的,在云南的一个县城。那里还有一个秀山,上面我记得有好多爷爷题的匾,而且在云南昆明也有他的对联。他不是那么多人都知道的书法家,但他一直治学很严谨,而且他不仅是书法好,他其实诗词也很好,包括篆刻。他的篆刻有魏晋之风,但是我们小时候,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因为爷爷喜欢培养男孩子,所以对女孩子一般比较忽略一点,而且我后来看到他,他已经去世了,90年代初期已经去世了,我后来看到他一些遗作,我就会感到伤感,因为他有一些篆刻说“后有钟期必知音”,就是钟子期和俞伯牙的《高山流水》的故事。所以体现出来老人家其实是找不到任何知音的,包括我父亲那一辈也没有任何人去传承他,到了我们孙辈,因为我爸是家里唯一的独子,又生了两个女儿,所以更没有人传承了,他又觉得我们是女孩子,所以不可能在诗书和篆刻上面继承他,所以其实老人家在外面是蛮孤独的。而我们每个人,也许爸爸妈妈会在生活上照顾他,但是我想他这种精神上的沟通和交流是一点都没有。我现在回过头来去看,我受到很多爷爷这方面的熏陶,但是也非常遗憾在我小的时候,因为离开家也比较早,那个时候跟他的沟通和交流并不多,我指的是在文化和精神上面的。 

赵民:我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我们社会的文化氛围都是重数理化,轻文史。你应该也是跟我一样,学计算机的。

严望佳:我感受非常清楚,因为我喜欢绘画,我爷爷搞书法,曾经一度他有点儿想教我的时候,我说我不想学书法,我想学画画。后来我有一个梦想,我想考中央美院,但是家里我妈妈特别重视数理化,她就认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赵民:这是80年代的思想,就是粉碎“四人帮”之后,整个社会都是这种社会文化,这种社会气氛。

严望佳:没错。

赵民:你后来在大学读什么专业?

严望佳:在复旦读的计算机,然后一直读计算机的。从本科、硕士到博士,一直搞计算机的,搞工程。

赵民:现在从美学角度去看的话,计算机这个学科里面,有一种数字的美。因为我也是读计算机的,我有很多同学,跟我走的道路是不一样的。到现在为止还在做计算机,当然大部分都是在做计算机运营。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在搞研发、搞软件。他们的气质和行为,我也不是很喜欢和欣赏。但是他有他的逻辑,就是编程序有编程序的美,数字有数字的美。我们这是两种类型的人,我可能很难理解。因为你读了那么多年的计算机,现在又搞了计算机安全。如果从人生或者是美学的角度来看,这种科学里面也有一种美。

严望佳:我觉得科学,特别是近百年以来,成为社会发展的最主要的推动力。当然它里面有很多美的东西,而且跟个人的感受不一样,就像我们有一个光盘实验室,里面的孩子沉浸在工房的实践当中,他们就觉得里面肯定是有真谛,别人不一定能够知道的一种真正的他们能够感受到的内在的东西。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您谈到科学的问题,我觉得西方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到最后产生了一些东西,我看到并不一定那么正面。因为人类中心主义和科学至上主义,变得破坏环境,因为我们用科学来改造自然。可能会忽略了一些生态的东西。对大自然造成了破坏以后,没有人对此负责任。科学至上,甚至是迷信科学。就觉得任何事情,只要是不科学的东西,我们就要把它打倒。我觉得科学是基于西方的一些科学研究的方法去找到一些恒定的规律,在这个规律之上再用逻辑推理出来的这一整套的科学方法。但是我并不认为它能够穷尽宇宙之间的争议,它可能还是有它一定的范围。

赵民:有些生活中的美和有些人生中的美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严望佳:所以用分类法,就是一步一步的分到很小去探讨一个事情的本质,其实你把大框架的美都放掉了。所以我觉得在我们发展科学技术的今天,千万不要忽略了文化的建设。因为没有文化支撑的话,经济发展方向往哪里去走,所以我觉得在大家感受到科学的这种美和科学给我们带来的物质生活的丰富和文明提高的同时,不要忽略了文化方面,确实没有文化方面东西的话,可能有一天我们就完了。因为才几百年,世界已经被科学主义搞的乱了。

赵民:明白你的意思。女性企业家,或者是女性成功者对人生和世界的看法还是跟很多男的企业家,还是有差别的。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你对以后想创业的这些女性,如果你回头去看,选择自己的行业,选择自己创业,选择自己事业的时候,有一种什么样的体会和忠告,怎么能够迈出事业的第一步,从你自己的角度来讲,你当时有哪些很小的地方,对你现在的成功和你的事业,有一些看不见的,体会不到的重要性?

严望佳:我觉得可能有几个方面:一方面是知识面。因为我也很幸运能够进入复旦大学。虽然是念的计算机,但是我们那个时候教我们的是校长。

赵民:你是哪年到哪年读复旦大学的?

严望佳:86年到90年。

赵民:那个时候正是活跃的时候。

严望佳:我认为比较活跃。当时的校长也是开门办学的理念。外面的各个行业,不管是哪个方面,甚至我记得走上月球的宇航员都到过我们学校来做过演讲。所以每个晚上必有很多场演讲,我们都可以挑选。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已经形成一个饭时,就是每天晚上我们吃完晚饭了,我们拿着吃饭的饭盒,然后丁丁当当的就会去听讲座,每天晚上都是这样。我觉得这些知识面的丰富,对我后来的影响是蛮大的。不是只是说在学计算机。

赵民:你大学本科四年打下了比较宽广的视野和知识面。

严望佳:对!我认为是这样的。 

赵民:所以任何一个方面的成功,都是一个很好的基础,很厚实的基础。

严望佳:对!

赵民:所以现在很多企业家招人,喜欢到综合性的名牌大学去招人。即使你读的是冷门的专业,比如说天文、考古,这些出去以后,并不一定真的有用,但是因为你是名牌大学,所以你有很多听讲座的机会。 

严望佳:对!我觉得您说的很有道理。现在都是高科技,我们强调综合性、复合型的人才。有的时候在技术上面,高精尖是一个方面,可能有的时候还需要沟通能力、领导能力、组织能力、协调能力,甚至协作,也是一方面能力。所以人的话,千万不要说,有一个学科没用,我就不去学它。其实就像我们那个时候,我在复旦学数学,我们数学分析的课时是最重的。因为我们计算机是学的数学,跟数学系学的数学课程是一样的。复旦的数学系又很好,因为有苏步青教授他们在,所以量就很重。大家觉得,我们搞计算机的学这么多数学分析有什么用?但是我觉得是有用的,因为它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考问题的科学方法,和思路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一个是知识面方面。第二方面是学会跟别人打交道。学会帮助别人,学会获得别人的帮助共同来成长。我觉得在大学里面,我后来有很多的体会,因为我这一生做了很多的事情,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这种支持和帮助,都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因为你也不知道,当时做的一件事情,对你未来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我觉得有一句话比较好就是“千万不要做让你将来觉得后悔的事情”。可以说,我后来回国创业得到了很多,但是也得到了复旦大学同学的支持和帮助。在大学期间,跟他们建立的相互的了解友谊和信赖,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群体,特别是要创业,你更加要联系大家,高科技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更加要注重这方面素质的培养,所以那个培养应该是在大学期间。我们现在非常喜欢用党员和学生干部。因为他们除了学习之外,他们还会去学校组织一些活动,看上去很累,我为大家做很多贡献,其实是对自己能力非常好的锻炼。所以我觉得在奉献的时候,也是在增加自己的能力,不要太在意我为别人工作,其实我也获得了很多东西。所以党员和学生干部在工作上面体现出更多的合作精神。这是第二个方面。 

赵民:所以党员干部等于合作精神?

严望佳:也不是等于。就是比较多一点。我们就是同等条件下,党员学生干部优先。因为一个企业工作是很强调这些的。当然我觉得每一个人不一定都追求团结,不一定要追求一定要很开放的,不一定都要合得来。每个人有不同的天性,有不同的想法。如果做管理和创业,我觉得这是一个必须的条件。如果你的性格,喜欢安静,喜欢做钻研也没有问题。在高科技公司,你像我们的研发人员,他们的性格可以非常的独特,但是没关系,他们在技术公关方面还是非常强的。所以人的一生可能是一个扬长避短的过程。所以说没有必要,有的时候哪怕性格是比较内向的,其实也没有关系,也能够在这个社会上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没有必要一味的改变它。如果要做创业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赵民:还有第三点吗?

严望佳:第三点我觉得可能是要有一种,我们小时候说要有理想,当我跟我姐姐的孩子说要有理想的时候,他基本上不知道理想是什么。

赵民:下一代的人谈理想谈的少了。 

严望佳:我觉得要很教条的来说理想,大家也不一定能够接受的很好。在我们现代这个时代当中,我至少觉得要有抱负,要有雄心。

赵民:要有抱负,要有雄心,要想干一番事业的愿望。

严望佳:这是一个基础。当时我到国外去留学,也有非常艰难的时候。我刚到国外去的时候,当时还没有奖学金,但是后来我马上拿到了奖学金。大概有两三个月我是没有奖学金的。而且家里对我的财政支持又不够。因为工薪阶层的家庭在国内是根本不可能支撑一个在国外念书的孩子。所以我就打工,但是我打工的时候,我很开心,我非常的坦然。 

赵民:到哪里去打工? 

严望佳:到卖食品的小车打工。在那个车上搬食品。

赵民:像肉肠、豆腐包之类的。 

严望佳:一个小时四美元,太可怜了。但是我当时非常的平静,也非常的坦然。我心里面知道,我今天在这里做,我不会永远在这里做。我今天在这里做,是我要为以后打一个基础,有一种想要做好,而且我知道我怎么样为我的目标去努力。就像我们追求卓越的激情,是这种激情能够支撑着一个创业者不断的走过各种各样的难关,最后达成一定程度的成功。

再说最后一点,这一点我觉得尤其是在创业的过程,过了一个阶段以后,会很有感触,什么叫成功?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释。我还是喜欢中国古代的一句话是“大德大志乃大成”。你要求所有人的道德品质都这么高,或者说你说我的道德品质就这么高,倒不是这样讲。至少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我们心目中的一些东西,我们的一些价值,在我们做企业的早期,或者说我们做企业非常难的时候,自己不一定想的这么多。但是当企业做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你毕竟还会想,你人生想做的,就是你人生真正想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赵民:就是成功以后,就会想回归到生命的本质和人生的本质。

严望佳:真的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还要有一点文化素质,有一定理想主义的色彩。正是因为这些素质和特征,使得我们面对困难的时候,觉得也就这样,无所谓。正是你这种无所谓的心态,也就走过来了。也许你觉得这个太难了,太惨了,太可怕了,那你也许被打倒了。

赵民:非常好。你这四点非常好,尤其是最后一点。我们很多年轻人现在不一定认识到的。

尤其在追求短期利益、追求物质利益为主的社会文化氛围上面,很多人以后会体会到这种忠告,这种真实的价值和意义。

严望佳:我想大家不一定很喜欢听的,但我觉得这是我的真实感受。其实也不一定,每个阶段的孩子,会有每个阶段的想法。

赵民:只要你这个体会是真实的,并且真是有价值和有意义的话,金子总会发光的。好!谢谢您!

  

嘉宾简介:1990年,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毕业;1990~1996年,赴美国坦普尔大学和宾西法尼亚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1996年6月至今,创办启明星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担任CEO。欧美同学会商会2005委员会理事。 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计算机系博士。 回国创立启明星辰公司。目前担任的主要社会职务包括:北京市工商联副会长、全国青联委员、北京市政协委员、欧美同学会商会副会长和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常务副理事长等。

  评论这张
 
阅读(6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